当前位置:首页 - 北京赛车平台注册

《爱我,是你最完美的欺诈》
时间:2018-05-16

  入了夜的康诺医院,依旧灯火通明人来人往……  顾言一出手术室刚褪下手套,就从外面的桌子上拿起电话给未婚夫打电话,想告诉他婚礼前的最后一台手术终于终于结束了。  号码刚连线便被挂断,她还没来得及再拨,迎面跑来一位小护士,指着急诊室道,“顾医生,不好了,昨天流产的病人出血,又被家属送了回来,您赶紧去看看吧!”  “顾医生早就该下班了!”身旁的助理,忍不住替顾言抱不平,“何况她明天休婚假……”  “算了,还是我去吧!”顾言有些疲惫的把手机揣进兜里,换上白大褂疾步而去。  小护士也随即跟上,“顾医生,你知道吗?病人昨天手术后,晚上居然和老公同床!命都不要了,看她老公挺帅的一个人,怎么喝多酒,就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?”  顾言微微蹙眉,换上手术衣,又利索的挂上口罩,“准备手术,术后让病人家属……”话没说完,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,站在手术室门口,面无表情的看着她。  这人——竟是赵庭深,她的未婚夫!  难道和女病人同房的是他?  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,顾言面色微白。  一助感觉到顾言的异样,扯了扯她的衣服,“顾医生……”  “准备,手术!”顾言低头朝着手术室走去。  “既然撞见了,你就该知道这是什么意思!”赵庭深还是那一副冷漠的表情,对于眼前的未婚妻,没有半点怜惜与温柔。  移动病床跟着往手术室推去,躺在上面的女人轻唤着让顾言熟悉的名字,“庭深,我怕!”  “不怕,有我在。”赵庭深柔声安慰着,他倒要看看顾言能冷静到时!!  顾言忽然觉得无比讽刺,身为医生,救死扶伤是本职工作。可她没想到有朝一日,却是为自己的未婚夫和第三者,来一场救死扶伤。  “庭深,你别走,我好怕!”女人呜咽着,手指紧紧抓住赵庭深的领口,拇指上闪亮又熟悉的男戒刺痛了顾言的眼。  那是订婚前,赵庭深特意找人订做的婚戒,女戒还在她兜里,男戒却在这位女病人的拇指上。  一助看不下去,“请问你们还要不要手术?顾医生今天已经在手术室呆了一天,如果这位病人你感觉自己没事的话,麻烦……”  “你给我闭嘴!”赵庭深厉声呵斥,可一双眼珠子全都落在顾言的脸上。那张苍白的脸,依旧淡漠得像个陌生人,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。  仿佛是生了气,赵庭深转而用干净修长的大手抚过轻泣女人的脸,声音越发温柔,“乖,不怕,我就在外面,哪也不会去,就在这里等着你。”  说完,他低头吻了吻女人的额头,“别哭,看着我心疼。”  看着这亲密的一幕,顾言心里翻江倒海一般,曾几何时,他也曾这样温柔的唤她:言言,言言……  现在,却叫着另一个女人,乖乖。  心有些疼,好像已经被撕出血来,这温馨的一幕还真是百年难遇,让人刻骨难忘。  护士把病人推进了手术室,那双刺眼、紧握的手,才依依不舍的分开。  顾言伤痛至极的转身,赵庭深却突然向她走近,英俊的脸毫无羞愧,用彼此才能听到的声音说,“顾言,她是我的女人,你若敢伤她分毫,我就拿你相抵!”  顾言看到女人在这一瞬间,视线落在她这边,眼里尽是得逞炫耀。  没再理会赵庭深,顾言紧握着兜里的女戒,“开始手术!”  近一个小时的急救,她整个人浑浑噩噩的,看着娇弱的女病人,顾言眨了眨疲惫干涩的眼睛,终是淡淡的开口,“没事了,好好休息,以后……多注意。”  “顾,顾言医生!”顾言刚转身,女人便拉住了她的衣服。  那力道竟让顾言挣不开,女人完全不似手术后的柔弱,妩媚的眯了下眼,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今天是9月29号,对吗?”  顾言不说话,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她。  “后天是……国庆节?你们举行婚礼的日子?”女人不肯松开顾言,因为手术后气虚,她笑起来的声音断断续续,顾言听着耳膜嗡嗡作响。  女人另一只手落腹部,声音轻细,“顾医生,中秋那晚庭深跟我在一起,他跟我表白了,你也知道他很优秀,所以我们相爱了,很激烈,我也有了他的宝宝,才刚刚42天,你怎么就那么残忍的扼杀了他!你就是个刽、子、手!!”  “你被送来的时候,孩子已经停止发育了!”顾言双手插进衣兜里,眼睛里没有半点温度!  女人却突然歇斯底里,“是你,就是你,是你杀死了我和庭深的孩子。顾言,原来你是这种没医德的医生,你好狠的心啊,你根本就不配当医生!”  女人声嘶力竭的喊着,一边扯掉手上的输液管,在大家都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,她突然从手术台上下来,刚碰到顾言,整个人便瘫倒在地上。  “庭深,庭深,救我!顾医生她……她打我……呜呜……”  听得这话,顾言只是退后一步,免得她手上的血沾到自己身上。可眼睛里却有了细微的神色变化,脑袋里木木的闪过中秋夜和赵庭深订婚后的缠绵——不可能,那晚明明赵庭深不是和自己在一起吗?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  如果那天夜里不是赵庭深,那么那个男人,那个与她抵死缠绵的男人又是谁?顾言只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快速扼住了自己的咽喉,让她喘不上起来。  还不等顾言回过神来,忽然阴影一闪,一个猝不及防的巴掌,重重的打在了她的左脸上。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,顾言的身子颤了颤,所幸快速扶住了墙,才算站稳。  口腔里有淡淡的血腥味,弥漫不去。  顾言深吸一口气,冷笑着迎上赵庭深那双狠戾的眸子,“你打我?”  赵庭深咬牙切齿:“她刚流产,我还想问你凭什么找她麻烦!”  “我找她麻烦?呵——”顾言突然觉得无比讽刺,笑得嘲冷至极,“赵庭深,你是个成年人,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找她麻烦?就因为她一句话,你就动手打我?那她一句话,你是不是也要让我死?”  后天她就是这个男人的新娘,今天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让她羞愤到了极点,难堪到了极点,这便是她千挑万选的男人。  “赵庭深,我只问你一句话,昨天晚上、还有中秋那天晚上,你是不是和……和她一直在一起?”说到最后,顾言觉得自己的心都在止不住颤抖。  “对,我就是和她在一起!!”  赵庭深没有任何怜惜的捏起顾言的下巴,眸光利利,“顾言,后天我会娶你,赵家大少奶奶的名分我也会给你,够吗?”  “赵庭深,你别欺人太甚!”顾言从口袋里拿出婚戒甩在他的脸上,头也不回的大步跑了出去。可突然一阵刺眼的闪光灯,挡住了她的去路…… 

copyright © 2016-2017